乐文小说网

章节目录 136.凌晨换,凌晨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白娘子传奇○自动防盗章

    “那还不快去。”男子又是冷喝声。

    “是是是, 这就去……”两内侍火烧屁股一样, 连滚带爬的赶紧的离开此处。

    目送两人离去之后,男子才想到这里还有一人, 连忙的转身对着思央,深深一拘礼:“伯邑考见过苏贵妃。”

    他就是伯邑考。

    迎香宫的这边小角门为了让外面的人出入方便, 并没有上锁, 平日派了两个人看守, 也不担心苏妲己逃跑, 王宫这么大, 她逃得了这里, 也不可能出得了宫门。

    刚才为了方便说话,这道角门被打开,内侍被吓走也忘了给关上。

    隔着一道门槛,思央和他互相对视。

    伯邑考。

    西伯侯长子, 同时也是西岐的世子,奉命护送苏家二女进朝歌。

    伯邑考年纪轻轻, 性子温润如玉,又一表人才, 行为举止尽显大家公子风范, 在短暂的相处当中, 和妲己之间,似是而非的多了一层朦胧的暧昧。

    但是妲己是要入宫做大王的宠妃, 所以他们也仅仅于此。

    后期的时候, 妲己被九尾狐上了身, 神智皆不由自己,而伯邑考也被九尾狐借妲己的手,害的尸骨无存,还被亲父食入腹中,委实是凄惨。

    “苏贵妃?”伯邑考发现面前人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让他略微有些不自在,又叫了一声。

    “世子不用多礼。”思央摸了摸小古怪的脑袋,轻点了点头:“适才也多谢世子解围相助。”

    “苏贵妃千万别这么说,那都是我应该的。”认真的看着思央,伯邑考叹气,他一直都觉得对妲己有愧,他的父亲因为卜算卦象令妲己自小半囚在家中,不许外出,不可识字,不得见外人。

    后自己又亲自把她送到了朝歌,紧接着他的父亲联合朝臣又让大王把妲己困在此地,想一想伯邑考都觉得无颜面对眼前人。

    “你不用愧疚,这些都是因为妲己的命不好。”思央一看就知道伯邑考在想些什么,此人是个正人君子,说到底的确要怪只能怪……天意之为。

    看思央转身似乎是要走,伯邑考想拦住。

    思央转头看他,最后视线放在了他的脚下。

    伯邑考的脚正要跨过那道门槛,但是在抬起的刹那顿住了,他不是后宫那些嫔妃肆无忌惮,他是西伯侯世子,还是个外男,后宫对他来说是个禁地,不可久留,而迎香宫他更应该多多避讳。

    长叹一声,伯邑考还是没有跨过门槛,只扶着门栏深深看着思央。

    “妲己你千万不要这么说,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他喊的是妲己的名字,而不是苏贵妃,可……这又能怎样。

    “既不是我的错,却偏偏都是由我来承担。”

    一步步的又走进了他,思央对着伯邑考抬了抬精致的下巴,微带上调的眉眼略有讽刺:“出生不我是决定的,但因为你父亲的一道卜算,我便从此禁足闺房,目不识丁,你奉命送我姐妹二人入宫,你父亲转身就谏言我妖女祸国,害得我落到如此境地。”

    “你们可真的是一对好父子。”

    “我,妲己不是这样的……”伯邑考被思央的一番说词,说的是无言反驳,想解释又发现这些全部都是句句属实,宁他羞愧不已。

    眉头紧拧,伯邑考突然冲口道:“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救我?”轻挑眉,思央笑了:“你要怎么救我,你敢违抗大王的命令,更何况我只要是活着,你父亲都没办法放得下这个心吧。”

    “我既然说了救你,就一定会想出办法的。”伯邑考的心性,认定了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更改的,他必须挽回自己所造成的错误。

    “你当真想救我出去?”似乎是被他的语气所感染,思央的语气也有了软化。

    伯邑考眼睛一亮,连忙点头:“是的,你且容我几天想想办法,我一定会在回西岐之前救你,不会留你在此受苦。”

    “你又何苦。”思央摇摇头,垂下眼睑:“我就算出去了,天下也没有我容身之处。”

    “有我在,不会让你无家可归。”两人离得近,伯邑考一时激动,也急切的想把自己的心意表明,一把就握住了思央的肩膀。

    说完后发现在自己的行为不妥,一顿后赶忙放开,伯邑考有些尴尬,脸微红磕巴道:“我,我的意思是……你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既然如此的话,可否请世子为妲己做一件事情。”思央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咬了咬唇请求道。

    “啊。”伯邑考愣了下后,反应一口应下:“你说,你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办得到我都会竭尽所能。”

    “自然是世子力所能及之事。”

    思央睁着双清润如水的眸子,眼睫轻轻眨动,身子稍稍挨近了他,螓首微垂万种风情,伯邑考看呆了。

    虽然早就不知道看过这副容貌多少回,伯邑考还是觉得惊叹不已,他父亲的卜算至少算对了一半,此女容貌的确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倾城之姿。

    “就有劳世子了。”

    “啊……”伯邑考回神,想着刚才女子在自己耳畔所说的话,幸好他还分了心神听着,否则就真的是要尴尬了。

    “不知道能否请问,为何要这么做?”伯邑考对思央的要求有些奇怪。

    已经退开的思央,只是微笑:“如果世子想救我的话,那么就按照我所说的做,妲己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一条生路罢了。”

    既然都这么说了,伯邑考绷着唇,重重点了下头:“你不愿说,我也不强人所难,但是你交给我的事,我一定会全力办好。”

    两人说话之间,不远的回廊有声音传来,原来是那两名内侍拿着饭食回来了,为了避嫌,伯邑考退后几步。

    “世子,苏贵妃,饭食已经拿来了。”

    伯邑考打开食盒看了下,觉得饭菜还可以,哼了声扫了两人一眼警告:“日后要是再故意为难苏贵妃,也要掂量下自己的身份,还不快帮贵妃送进去。”

    “是是,奴才这就送进去。”

    今日初来,但所得到的却让她惊喜,有了伯邑考的帮忙,她会轻松许多,思央对伯邑考点头示意:“多谢世子,本宫就先回去了。”

    “贵妃请。”伯邑考扬手相送。

    目送思央离去后,伯邑考在原地沉思了片刻,心中有了计较,攥了攥手心,坚定了自己的内心。

    回到寝宫后的思央,先给小古怪喂饱送到了它自己的小窝里面后,才开始吃饭,也许因为有了先前的震慑,这回不用她说,洗漱用的热水已经送来了,倒是方便她用。

    迎香宫内就妲己一人,一切都需要亲自动手。

    洗漱完毕后,思央就躺到了床上,吹熄了烛灯后,偌大寝殿黑漆漆,空荡荡,冷风从窗户缝隙穿过,带着呼呼声穿过殿堂无端多了几分阴森。

    床幔微微飘动,一道人影突然的出现在了床边。

    那人出现之后,抬手撩开幔帘,动作随意似乎并不怕惊醒床内人。

    一双狭长的眼睛,眼珠子带着一抹魅惑的红光,直直的盯着床中躺着的绝色女子,片刻后眸光一收,床幔还在动,人影却消失了。

    床上熟睡的女子,轻微的翻了个身,面对着床内侧后,睁开了眼睛,眼中清明并无一丝睡意。

    皇帝自从吐血之后,身体越发的虚弱,上朝的时间都一推延后,有时候好几天都没有上朝会,只有在紧急事情的时候,才会召重臣入宫商议。

    薛平贵的后宫人也不多,西宫现在如同虚设,至于思央给他塞的几个美人位份都低,没几个人会在意。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年看起来就被忽略的更多了。

    天冷了,玉坤宫的一应用物都重新添置了,现在所以人的眼睛都放在这里,正确的来说是思央的肚子上面。

    如果这一胎是个皇子也就罢了,若不是话,又会有一番波折了。

    “也不知道如今的战事如何了?”翠儿给殿内的鎏金炉子添了炭火后,望着歪在软榻上,拿着一本书翻看着,一派悠闲的思央,摇摇头上去给她身上搭着的毯子掖了掖:“小姐您也不担心呐。”

    “担心什么?”翻了一页书,思央目不斜视的淡淡道。

    “当然是担心汝南王了,他现在可是领副将军/职,边境上回战报说是第一场就战败了,现在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您说西凉军要是打赢了的话,我们该如何是好。”

    “你就放宽心吧,边境一事,想必他早就有了计划。”思央听完笑了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