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205.第 20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码字不易, 请支持正版……  昭示着七天限定已到, 规则无法再保护猎物的最低限度安全。

    而祝央看着屏幕里已经出现的空屋子画面, 嘴角亦然勾出一抹狩猎般的兴奋。

    这次的视频内容又和以往不同, 空屋子的画面持续几分钟后,屏幕一阵雪花,然后视线里多了口井。

    祝央心道这玩意儿山寨也真山寨得彻底,不过按照她入梦之时变化的那副鬼样来说,确实也像在水里长期泡胀一样,黏腻湿润恶心。

    祝央屏住了呼吸, 女鬼这么捧场一过十二点就出来索命也是预想顺利, 她还真怕这女鬼不来,或者拖拖拉拉的耗尽了看热闹的大伙儿的耐心。

    不过话又说回来, 连续好几天被她这么惨无人道的磋磨,是个人都忍不了,更何况是执念和戾气化身的鬼?自然是一解禁就迫不及待的要恁死她。

    随着画面里井口的存在逐渐清晰,有只手出现在井沿上,接着一个黑发覆面,身穿白裙,四肢扭曲的人影从井里爬出来。

    一步又一步的走了过来, 这会儿满屋子的人都屏息静气。

    紧接着人影很快到达了屏幕前,直接从电视机里钻了出来。

    先是伸出一只惨白乌青的手,接着是滴着水湿哒哒的头发, 女鬼爬得好像很费力, 但却是真的在一点一点的往外钻。

    谢奕抓鬼这么多年, 凶宅凶楼没少去,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渗人的一幕。

    他觉得祝央估计有点托大了,整个别墅里的气氛安静得诡异,但他猜测下一秒这些反应过来的醉鬼就会恐慌尖叫着一哄而散。

    果然,看看周围,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懵的,带着醉酒后特有的茫然和迟钝。

    就在此时,有个声音打破了沉默,却是祝央自己干的。

    只见她兴奋一笑:“真的有鬼钻出来?快来人记录下来,我们一定是全世界最酷的派对。”

    又大吼一声道:“都愣着干嘛?没看见女鬼小姐钻出来这么艰难?男生们上去帮忙一把,其他人给我应援。”

    随即周围的人就跟收到指令一样,兴奋得都疯了。

    有女生立马架起了摄像机,力气大的男生则直接上去拽人——鬼,其他人则围紧电视机。

    整齐划一的应援叫好:“加油!加油!加油!”

    谢奕敢打赌,那女鬼本来杀气腾腾,一往无前往外爬的身影肉眼可见的一僵。

    然后微微瑟缩了一下,给人一种想往回爬的错觉,让人不难猜出这女鬼小姐生前估计是重度社恐患者。

    平时杀个把人吧,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索命什么的,基本上也是一对一,就没见过这么人多势众的阵仗。

    可这会儿已经由不得她了,几个喝醉酒的男生根本不由分说的三两下就把人从电视机里拉了出来。

    等女鬼脚落地的那一刻,别墅里顿时爆发出一阵掀翻屋顶的欢呼。

    有人兴奋道:“昨天我去美国留学的表妹才跟我炫耀,说那里的姐妹会比国内格调高什么的,说她们入会仪式还有派对都各种刺激猎奇,我明天就把视频发给她看。”

    “对对!去几个鬼屋废弃精神病院探险就自诩很酷,摆个不知道从哪个漫画里学来的魔法阵就自称魔鬼的信徒,让那些自己为是的家伙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鬼魂派对。”

    “这件事够我吹一辈子,传到ins上至少涨几万粉丝。”

    众人七嘴八舌围着女鬼,若无其事的将她当做炫耀猎奇的谈资。

    有人连忙拿出手机拍照留念——

    “可以看向镜头吗?啊算了,你头发遮住了,看不看都没两样。”

    “喂喂!别往后躲好吗?”有女生抱怨:“你往后躲会显得我的脸大,姐妹会拍照的第一守则是什么?绝不能搞恶意让人衬托的小动作,你当鬼的怎么还耍这种小聪明呢。”

    又有人摸了摸女鬼,发现果然是实体,啧啧称奇道:“真的能摸到诶,我还以为手指会穿过去。”

    “这到底怎么从电视里爬出来的?”

    又看了看自己手掌上黏糊糊的一大块青苔:“咦~,这是什么?好恶心。”

    “我说你身上怎么散发着一股腐烂死耗子的味道?要出来参加别人的派对不说喷香水收拾一番,连澡都不洗的吗?”

    这些傻逼醉鬼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说什么?明天一早清醒后回想起来保准吓掉半条命。

    谢奕僵硬着脖子看着女鬼的反应,但却见女鬼被人七嘴八舌的说得越来越瑟缩。

    估计这会儿也是后悔自己冲动,在这么多人的时候就迫不及待钻了出来。

    她现在是实体,实体的好处虽说是终于可以索命掐死那碧池了,但却没了如影随形的便利。

    这满屋子的帅哥美女,放肆绚烂,是她生前可望不可即的,连憧憬一下都觉得自惭形秽的圈子。

    现在自己仿佛站在聚光灯下,被这些人肆意谈论打量,女鬼有种难言的窘迫腼腆之感。

    所谓鬼祟之物最怕过度的关注和曝光,这会儿她就像被探照灯烤着一样,哪里还有余裕找那碧池battle?

    这时有女生突然道:“对了,我们明天发出去的照片和录像,别人不相信怎么办?”

    “确实视觉效果上来说,看起来就像五毛钱特效,还不如人家电影里来得真实呢。”

    “对啊,这样到时候炫耀不成,反倒拉低咱们的格调。”

    “不是,你们傻了吧?人——啊不,鬼都在这儿呢,由得他们不信?大不了到时候开直播。”

    谢奕心道你们这些作死的先不说清醒过来还敢不敢面对女鬼,就是敢,也得考虑会不会被查水表。

    不过这会儿这些醉鬼的思维是完全不能用正常人来衡量的。

    便有人接口道:“那干脆把她吸收成为姐妹会的成员吧。”

    “现在姐妹会和兄弟会不都流行设计一个吉祥物吗?再别致的吉祥物也就那些蠢不拉叽的公仔玩偶,有拿真阿飘做吉祥物的吗?”

    说完这提议得到了大伙儿的一致赞同,众人纷纷看向祝央。

    祝央好整以暇的坐到沙发上,看着女鬼看过来的眼神——

    虽然看不到她的眼睛,不过从头发丝里透出来的视线,显然也颇有些跃跃欲试。

    祝央早在这么多次交锋中摸透了这女鬼嫉妒虚荣的本性,见她一副期待的样子。

    嘴上毫不客气道:“不行!”

    嗯?谢奕差异的看向祝央,他以为这家伙会趁机稳住女鬼,毕竟现在形势一片大好,要做什么也不该当场激怒。

    果然女鬼听了她的回答,发帘里透出的眼光变得恶毒。

    有人便劝她:“为什么呀?这多稀奇的事啊,咱们姐妹会扬名立万的机会就是现在了,你作为老大有义务把握它。”

    祝央耸耸肩:“正是作为老大,所以我得对姐妹会负责。一时的猎奇当然能吸引关注,我也乐意你们可以在别的学校面前炫耀一番。”

    “可你们别忘了进姐妹会的最低标准,就她这样的,连初选的资格都没有吧?我们是精致优雅的淑女,又不是靠恶心和猎奇博关注的廉价网红。”

    “如果外面对我们的印象固定成了那个有女鬼的姐妹团,那得多low?谁还会注意你们本身的优秀和闪光点?所以开派对热闹热闹就好,你们这些家伙,兴奋劲别上头。”

    众人这会儿脑子早被祝央给牵着走了,一听之下颇有道理。

    又有人不死心道:“真不行吗?不是说女鬼可以变换形态,要不换一个正常点的样子行不?”

    然后就催女鬼变回本样,结果一看,果然平凡。

    要说作为女鬼还有视觉上的冲击力,但变成生前的样子,就是那种掉人堆里都找不到的了。

    众人颇为扫兴,祝央便挥挥手:“就这样吧,谢谢你来我的派对助兴,现在照也拍了,相也录了,没你的事了,回去吧!”

    女鬼见这碧池真当她是出来遛弯一样,索个命还被涮了一通羞辱过后,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顿时仿佛戾气比死时那一刻还要激增十倍,就见她‘咯咯咯’的转动脖子,脑袋整个转了360度,然后大张着嘴一声尖啸,便要像她冲来。

    只见她四肢诡异扭曲,但动作却不慢,瞬间就来到了祝央面前。

    嘴里破风箱似的阴狠道:“去——死!”

    祝央没料到她实体后身手这么敏捷。也是,如果没有一定战斗力,比如要索命的是个成年壮男,那不就是被轻易反杀的命?

    但祝央也早有准备,她迅速往旁边一番,然后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电击棍。

    开足了最高马力就冲着女鬼电了上去,祝央不确定物理攻击是否对鬼怪有效,但她觉得既然朱丽娜提到的所谓‘游戏’,那么制定规则的人就不可能一点反击的余地都不给玩家。

    而且鬼怕雷电,这个理论倒是在哪儿都比较盛行,没有雷电便用电击凑合吧。

    或许是有杨教授在线加持,电击果然有效,女鬼被点得浑身抽搐,攻势也被抵挡了下来。

    祝央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道:“我最讨厌没有眼色的恶客了,好好请你走你不走,非要人撵,那就别怪人不给面子了。”

    说完一个响指道:“扔出去?”

    刚几个把鬼从电视里拽出来的男生茫然道:“扔哪儿?”

    “你们说呢?难不成扔外边?大晚上的就算是女鬼也得考虑下人家的安全好不好?碰到流氓怎么办?当然是哪儿来弄回哪儿去了。”

    随即指着电视道:“塞回电视里去。”

    “这,这能行吗?”

    “试试啰,既然能出来,那再进去应该没问题吧?”

    几人不确定的商量,可女鬼听了祝央这打算,却是脸都变了,在头发遮掩下看不到的地方,表情闪过一丝畏惧和惊恐。

    她忙想爬起来,只是手脚已经被几个男生抓住了,拽着她就要往电视前拉。

    女鬼拼命挣扎,她的力气很大,比普通的成年男人大多了,又仿佛不计后果似的,被几个男生奋力压住后给人感觉手脚都挣断了还在拼命的挣开束缚。

    这一幕看着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可酒意上头又吵嚷从众的气氛无限拉低常识和道德感,被冲动激发着无限的恶意。

    周围的人顿时又开始起哄,几个男生也在这起哄声中越来越拧。

    祝央注意到了,她脸上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嚯~~,你不敢回到电视里去?”

    她声音在一片吵嚷中并不大,但女鬼就是清楚的听到了,她身体一僵,随即是一股灭顶的,毛骨悚然的预感袭来。

    就听那碧池使唤着她旁边的人道:“你去帮忙,这会儿就看你了。”

    谢奕一晚上脸已经抽搐僵了,这会儿只得认命的上前。

    女鬼本想拼着手脚不要也要挣开,却不料谢奕一碰上她,女鬼就能感觉到自己的能量明显大大削弱。

    她差点忘了,这碧池带回来的男人,是天生对鬼怪的克制之体,就是因为有他在,所以很多操作大打折扣。

    但是没想到凝成实体之后,这份威胁却不减反增。

    女鬼惨叫一声,就这个空档,谢奕还有几个男生已经一起把她抬了起来。

    然后按着她钻出来的姿势又给原封不动塞回电视里去。

    果然虽说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但毫无滞涩的就塞进了电视里,比顶级魔术还要神奇。

    就见女鬼方一回到电视里,屏幕里面就传来阵阵惨叫,仿佛里面的世界不容于她一样。

    女鬼痛苦的想再度钻出来,但才冒出个头,就被谢奕按住了。

    这次只有他一个人,就一只手轻飘飘的按在她头顶,但女鬼却觉得任凭毕生之力都无法往前进一步。

    不行的,她不能回来,既从屏幕里爬出,就必须索命,这是她绝对无法违背的固有设定,就跟不足七日不能凝实一样。

    她会死,死第二次,比作为人类时放弃自己生命还要绝望和痛苦的死去。

    女鬼已经明显感受到了越发凌迟般的痛苦,她拼了命想要钻出来。

    却听到头顶传来一个轻飘飘只有他俩听得到的声音——

    “放弃吧,胜负已定,你已经输了,赢的是玩家,无可挑剔的大获全胜。”

    女鬼拼命的抬头,透过发帘看上去,看到那碧池带回来那个,本以为空有难得体质但一副不在状态傻样的男人。

    此刻眼神冷漠的看着她,冰冷的声音宣判了这场游戏的结果。

    女鬼恍然大悟,随即放任绝望蔓延全身,挣扎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直至失去声息。

    即便从里面穿出来不到二十米就是外面车水龙马,可这短短的距离就好像分割成两个世界一样。

    那个高中生租客显然在自己住的地方门前被欺负不是第一次了,三个混混话里话外之间对这边并不陌生。

    见他只抱紧书包不说话,几个混混有些不耐烦。

    一把抢过他的包:“抓这么紧,今天刚去银行不成?”

    吴越见人抢包,一贯沉默瑟缩的态度突然激动起来,死命挣扎扯住带子,又狠狠往回拽。

    到底是男生,就是看着这么瘦弱,也是有几分力气的。他这突然发疯不管不顾的劲,把抢包那混混的手割得生疼。

    顿时恼羞成怒一拳给他肚子捣上去,可能是打到了胃,吴越身体一弓,差点呕吐。

    自然也没有余力保住背包了。

    那人迫不及待的拉开拉链,又粗暴的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结果除了几本破书什么都没有。

    顿时觉得被耍了一样恼羞成怒,一脚将书踹飞,然后回头揪着吴越的头发就是两耳光上去——

    “胆儿硬了是吧?敢耍我?一个子儿都没有你捂个几把啊,跟人要撕你裤头似的。”

    “成,要捂是吧?把他裤裆撕了让他慢慢捂。”

    另外两人闻言吹了声口哨,接着一左一右按住了吴越,看着像头头那个则掏出了刀片。

    吴越拼命挣扎,但体型瘦小的他哪儿会是这三个人高马大的对手,眼见刀片已经割到了裤子上。

    为首那个还恶劣道:“别乱动啊,我手小时候鸟儿抓多了可没这么稳,要是割到了别的地方——”

    就在此时,巷子里传来一个声音——

    “这是你掉的书吗?”

    几人回头,看到巷口那边慢慢走过来四个人,为首的是个比他们略大的女生。

    她手里拿着一本书,正是刚刚被踢开的。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到了数米开外。

    几个混混这才发现说话的人竟然是个比电影明星都不差的大美女。

    这真的算是他们现实中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别说学校那些又村又土的妞儿,就是他们平时喜欢到处坑钱打赏的某几个又会发嗲又会卖肉的网红,那隔着屏幕还是开了滤镜的,跟这一比都全成了渣渣。

    不过她的问话却是冲着吴越来的,视线毫不迟疑的对准他,又问了一句:“这书是你的?”

    那可是学校里最没用的书呆子都不会搭理的吴越。

    吴越见书在她手里顿时又激动了起来,却见那漂亮女人抬了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别急,会还给你的,不过这本书看着好有趣,书皮和书页的质感摸着像人的皮肤一样,还有里面的文字图案,都让人目眩神迷。我对各种古旧书画也颇有研究,有机会可以邀请我去你房间探讨一下吗?”

    李立和汪蓓不知道祝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倒是陆辛对她满嘴跑火车颇有些见怪不怪的淡定。

    但这话听在几个混混耳朵里就不一样了,美女显然也是这里的房客,他们没想到的事,就吴越这软蛋怂逼,不但租屋里住着这么个大美女,还有机会得人家主动邀约共处一室。

    顿时几人收敛了刚才凶狠的霸凌架势,动作也从禁锢人家双手变成了状若亲密的勾肩搭背。

    “行啊你,吴越!认识这么个美女姐姐,也不介绍给我们认识认识。”

    又自来熟的冲祝央打招呼道:“我们是吴越的朋友,姐姐你才来住进来的吗?长住还是短租啊?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有什么事可以问我们,不容易被坑,要不加个微信呗。”

    祝央笑了笑:“是吗?果然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以来就碰到这么多热心的小弟弟真是太好了。”

    几人一见有门,笑得越发殷勤了,正打算说择日不如撞日,这会儿夜市才刚刚开始,要不带她去转转。

    祝央便又接着道:“这么说起来,我还真有点小忙需要你们帮助。”

    “您说您说!”三人也放开了吴越,凑了过来。

    就见美女笑容灿烂,但说出来的话他们脑子里转了三圈愣是没反应过来——

    “哦是这样,姐姐呢,今天出门买买买的时候有点上头,一不小心卡就刷爆了,接下来还要在这边待这么久,看你们这么仗义,一定不忍心姐姐未来的日子啃咸菜头吧?”

    要说几人也不是没为女人花过钱,像网络上经常打赏主播,学校里想追的马子,都没把钱当钱的。

    可一照面就这样的,总不是同一个套路吧?况且他们最近就是因为手头紧,所以到处压榨同学的钱包。

    “不是,姐姐,您这玩笑开的——”他们讪讪道。

    就见对方上一秒还和煦灿烂的脸立马垮了下来,京剧演员都没这么快的。

    祝央以一种恐吓的语气道:“小朋友,跟大人说话呢就得出口慎重,嬉皮笑脸的谁跟你开玩笑?你们说能帮忙的时候知道姐姐当时多高兴吗?简直柳暗花明。”

    “结果你跟我说玩笑?”

    “小朋友们,大人和小孩儿可不一样。小孩儿希望落空坐地上嚎两下起来拍拍屁股就忘了。大人可不这么容易将就的,真没法的时候什么都干得出来哦。”

    这架势,活脱脱跟个要打劫的,更何况对方还人多。

    几个混混有点方,强笑道:“这不是我不想帮忙啊姐姐,实在是我们这会儿口袋里也空,不信翻给你们看看,几个口袋都一样重啦。”

    “是吗?我看看!”祝央道。

    几人闻言,忙准备翻自己口袋,就听对方打了个响指,命令她后面三个人道:“扒了检查一下。”

    这土匪一样较真的架势,不光是对面几个混混,连李立他们都是都是一懵。

    好在祝央的新跟班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眼色,听了招呼就上前去,几个混混见来真的,有点想跑。

    但陆辛轻飘飘一拳过去石头墙壁上就是一个坑,几个混混这才知道碰到硬茬子了,差点吓尿,腿都软了,要跑都挪不动脚。

    祝央眼睛一瞥,李立和汪蓓也立马回过神来。

    两人抽了抽嘴角,还是认命的上去,三两下把几人搜了个干净。

    果然没搜出多少,除了一些散碎零钱,就只有随身带的身份证钥匙和手机了。

    祝央嫌弃的接过战利品:“啧啧!这不行啊,都不够明天一顿早饭的。”

    “我说,你们真的诚心想饿死姐姐吗?这么漂亮的女人,看着活活饿死,还讲王法吗?还有人性吗?”

    “你们自己说怎么整。”

    几人见连作为女人的汪蓓都能轻而易举的拧住他们,哪里还敢小觑这伙人,说到底也只是学校里横行霸道的小屁孩子,欺负欺负同学还行。

    真出来,两个街头混混就能削他们。

    这时他们全没了刚刚欺负吴越时候的嚣张,抖得跟小鸡子似的。

    “那,那明天再给您送来?”

    祝央拍了拍手,展颜一笑:“这才像话嘛。”

    可也不说放人,却道:“让他们把身份证举在手里,拍张照片!”

    “要是明天见不到你们,姐姐我穷得没辙正好有现成的网贷资料,对着地址也好找人。哦对了,刚刚你们对吴越同学的友好表现也入镜了,要是琢磨告家长报警之类的,反正你们看着办吧。”

    这才算完,几人屁滚尿流的逃走了。

    祝央撇撇嘴,这才将注意力落到手里的书上面。

    这玩意儿,看着又黄又旧,也摸不出什么材质来,但肯定不是纸。上面的字全是蝌蚪文,有点像东南亚文字。上面偶尔翻到的插画也很诡异。

    祝央刚刚说的话也不完全是在瞎掰。

    正琢磨呢,手里的书就被一把抢了去,她低头,就见吴越死死把书捂怀里。

    眼神闪躲的看了眼祝央,又蹲下飞快的收拾好自己的书包,接着依旧没和他们打招呼,跑进了屋子里。

    祝央他们也无所谓,只李立奇怪道:“干嘛明天还要让那几个小孩儿来?你要是看不惯欺负人,揍一顿赶走不就行了?”

    祝央漫不经心道:“不说我们明天还有任务要出去打听吗?我们两个外地人能打听出个什么?当然还是这种无所事事成天到处跑的本地人才能派上用场啦。”

    “白递过来的使唤把柄,不用白不用。”

    李立闭嘴了,一天下来也不得不服,这小姑娘看着行事乱来,什么都只顾自己高兴,又看似有些嘴里不愿承认的同情心。

    可一桩桩算下来,她什么事都捋得门儿清,让人意想不到的办法也是信手拈来。

    一行人各自回了房间,因着祝央白天那一通潇洒,晚上回来用的东西也整个焕然一新。

    高档的丝质睡衣,昂贵的保养品,还有舒服的软底拖鞋,整个人的装备是鸟枪换炮。

    汪蓓看了也直叹自己傻,账户里这不少钱,非要苦巴巴的过这七天,要是死了也死的穷酸,遂决定明天自己也去置一波。

    第二天几人起床下楼,刚出了院子果然就看到那三个混混已经来了。

    祝央摆摆手:“钱就算了,看你们的穷酸样凑不出几个子儿,倒是有几件事交给你们,办好了也就算实现自己的承诺,帮了我们了。”

    三人松了口气,昨晚到今早才过去十来个小时,他们哪儿去弄钱呐,要不是钱的事还好说。

    这伙儿人一看手上功夫就是练家子,还很可能是道上混的,又掌握了他们的身份信息,哪里敢逃?

    有他们帮忙办事,又因为现在剧情没怎么延展开,在房子里线索也有限。

    李立和汪蓓也干脆学了祝央,打算今天出去潇洒一天。

    陆辛见状,颇有些无语,对祝央道:“你真是,在哪里都有本事把周围的人变得毫无紧张感呢。”

    “不错啊,很合我意!”祝央耸耸肩:“我不喜欢周围有紧绷压抑的负面情绪,这会污染我的心情。”

    陆辛眼中掠过一抹笑意,就是这要命的嚣张和理所当然啊,仿佛周围的空气也合该看她的眼色。

    下午的时候李立他们先回来了,两人如同昨天祝央他们一样大包小包,战利品不少。

    两人神色都挺兴奋,虽说他们是经过好几轮的经验者,要说在他们身上流过的积分不会低于两千。

    这换算成现实世界的钱,也是千万富翁级别了。

    可游戏里保命的资本哪里是这些点数能够用的,绝大部分新人都是捉襟见肘。

    更兼游戏筛选条件是曾经大难不死的人,这类人更明白生命的可贵,一般还是很少有光棍到一口气把积分兑换成巨额财产留给家人,然后自己慷慨赴死的。

    两人兴奋的把袋子堆桌子上,一样样翻看,这些全是他们现实世界中看都不敢进去看的。

    又一边和祝央他们聊中午去吃的顶级日料有多好吃。

    一旁的房东见这一行人这么豪爽,越发不理解他们为什么租他们这小破别墅了。

    头一天还看着是正经出差的工薪一族呢,都让人怀疑是不是昨天白天出去中彩票了。

    不久后那三个混混也回来了,因要避着房东,几人便带着人出了门。

    头天游戏给了众人每位租客的悲惨结局,但到底说得笼统。就比如吴越的结局是不堪校园霸凌上吊自杀。

    就这么一句你能指望找到什么有用道具?能知道什么是他生前在意执着,做鬼也会重视或者畏惧的?

    所以祝央给几个混混发了指标。

    不过三人倒也没怎么让她失望。

    首先是邱老师,邱老师就是他们学校的老师,不过他们是高中生,而邱老师教的初中部。

    不过他们年级有个学生,是初中部教导主任的女儿,平时也老会跟班里的人讲一些老师的八卦。

    三人花了点小钱买了一箱巧克力,哄女生给他们说了不少邱老师的事。

    邱老师是外地人,和她老公相亲结婚,几年前因为她老公工作调动来到这边,邱老师也辞了当地的工作一起搬了过来。

    本来奔着就在这儿攒钱安家,可没过两年,邱老师丈夫就失业了,从此一蹶不振。

    然后没多久又翻出了邱老师年轻时候的日记本,知道了人家有个暗恋的初恋,邱老师也是感性,可想当初那份少女心有多美,这会儿在丈夫眼里就有多刺眼了。

    这下好,好好地家庭,别说攒钱买房了,没两年就因为她丈夫的烂赌酗酒败个精光。

    不光这些,还打人,邱老师是长期顶着伤上班。本来这些事凭邱老师的个性也不会到处嚷嚷给人做笑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