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第275章 徐雅人的请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余生与苍凌瑶等人分别后,返回自己的居所。

    令他想不到的是,在他房间门前,站着一个人,这就使得余生很疑惑了,因为在他印象中,这个人应该在他的岗位上尽忠职守地站岗。

    在余生房间面前的人,是徐晃。

    “徐大哥,你在这里等我?”余生走上前,问道。

    “余生,你终于回来了,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徐晃抬起头,看见余生向着自己走来,他的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徐大哥,我们进去再说吧。”

    余生欲打开房门。

    徐晃却一下子拦住了余生的动作,他对着余生摇摇头,说道:“不进去了,你还是先跟我去后山一趟吧。”

    余生好奇问道:“是前辈要找我吗?”

    “是的,三叔一大早就要我在这里等你比赛完回来,他要你去他竹庐一趟,三叔他已经在竹庐里面等你了。”

    余生不由心中困惑起来,徐雅人这么急着找他,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呢?

    他不禁出口问道:“徐大哥,你知道前辈找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吗?”

    “我也不清楚,三叔一句话都没有泄露给我听,所以我帮不到你了。有什么事情,恐怕你要到竹庐与三叔见面,才能知道。”

    余生不禁有些惊讶,徐雅人竟然连自己的侄子都没有泄露一些信息,余生心中的好奇心更加大了。

    “好吧,我们不进去了,直接去竹庐。”余生也想早点去到竹庐,徐雅人派遣徐晃在这里等自己,这说明这件事情会与余生有关,他也想早一点知道,徐雅人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

    在道闸前,徐晃不再陪同余生去竹庐了,他刚才是擅离职守去等的余生,现在余生到后山了,他也就需要回到他自己的岗位上。

    余生上山后,径直朝着竹庐的方向飞奔而去,很快,他就穿过竹林,跨过竹桥,上了阶梯,进入到竹庐里面。

    徐雅人罕见地正襟危坐,他似乎在心中想着什么事情,导致他的眼睛完全没有聚焦,失神地望着前面。

    “踏、踏……”

    余生的脚步声惊醒了徐雅人,他的眼睛瞬间恢复了聚焦,他扭头一看,发现是余生来了。

    “余生,你来了?到这边坐。”徐雅人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余生依照徐雅人的吩咐入座。

    “前辈,你这么急着找我,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余生坐下问道。

    “我急着找你来,的确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对了,你今天的比赛怎样?,赢了没有?”徐雅人关心问道。

    余生点点头,说道:“赢了,顺利进入下一轮比赛,到时候争夺的是决赛的晋级名额。”

    余生并没有给徐雅人说他今天差点因为计算发生重

    大错误,导致施展流星落叶砍过后被对手反杀。

    他仅仅对徐雅人说了下比赛结果,以及后面的赛程安排。

    徐雅人微微点头,从他脸上,看不出来对余生今天胜利的这个结果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因为此时此刻的徐雅人脸上,根本一点表情都没有。

    他说道:“赢了就好,后面的比赛,能赢就赢,不能赢就干脆认输,只不过是比赛而已,用不着赌上自己的性命。况且,我往后需要你的性命,你不能够在后面的比赛上突然死了,这会打断了我后面的计划。”

    “前辈,你尽管说吧!你要我做什么事情,我能够做得到的话,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帮你做到。”余生拍着心口说道。

    这时,徐雅人将一封书函推到余生面前,同时说道:“余生,你应该听说过青檀学院吧。”

    青檀学院?好熟悉的名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地方。

    对了!在与碧麟熔岩蛇对战的时候,自己曾经认识一名女子,她的名字记得好像是叫黎梓潇,她的爷爷就是当时保护众人的阵法师黎商。温婉茹曾经对自己说过,那个阵法师黎商,是青檀学院里面的长老之一。

    余生想起了这一茬,于是他点点头,说道:“听说过,青檀学院好像是坐落在皇城里面,我曾经遇见过青檀学院其中一个长老,他是阵法师,名字叫黎商。”

    徐雅人一挑眉,惊讶道:“你竟然认识黎老头?那就更好了。”

    余生见徐雅人误会了自己刚才的意思,急忙解释道:“前辈,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认识黎长老,我与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当时只不过是我从我朋友嘴里知晓他的身份而已。倒是他的孙女,我记得好像是叫黎梓潇,我与她倒是聊过几句。当日一别后,也再也没有与他们见过了。”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是与黎老头是相识的,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关系。我这次请你帮忙,是要你帮我进入青檀学院里面保护一个人。”徐雅人伸出一根手指说道。

    “保护一个人?我听说青檀学院可是非常享誉盛名的,难道在里面还会有人敢下毒手?”余生疑惑问道。

    “他被卷入了一个很危险的漩涡之中,但是他身边没有一个可以靠得上的人,我自己因为某些缘故,不能离开这座后山,所以我才想到了你。余生,你愿意帮我这个忙吗?”

    徐雅人凝重地望着余生,他希望余生真的能够答应他的这个请求。

    余生从徐雅人的眼睛里面可以看到,徐雅人真的很担忧那一个人。

    余生心想,那一个人对于徐雅人来说,一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认真地想了想后,余生对徐雅人说道:“我答应了,可是我有一个问题,我不是青檀

    学院里面的人,我怎么进去里面,难道我要潜进去,偷偷保护他?”

    余生不知道以自己的修为境界,到底能不能够顺利潜得进去,那怕自己能够潜得进去,又应该如何在暗中保护一个人,他可是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徐雅人摇摇头,他抬起两根手指,点了点下面的书函,说道:“你要成为一名青檀学院的一名学生,进去里面。这是青檀学院今年发放的入学邀请书,邀请帝国里面几个庞大势力的精英通过竞争取得替补的学位。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一封了,一个月后,在青檀学院会举办替补考试,你赢了其他人后,就能够作为学生进入青檀学院里面。”

    说着,徐雅人将手指底下的入学邀请书推得更加靠近余生。

    余生拿起这封入学邀请书,打开,里面只是有一些礼仪的话,大概的意思就是诚邀有意向入学的人参加替补考试。

    “前辈,我可不能保证能够顺利通过替补考试。你应该知道,其他参加替补考试的人都不简单,都是来自各大势力的佼佼者,我与他们相比,心里没底。”余生实事求是地说道。

    他说的都是心里话,并不是为了推却徐雅人的这个请求。他是想提前告诉徐雅人,这第一个关卡,可能就会阻拦住余生,导致后面的保护计划都没有办法继续。

    其他参加替补考试的人的实力到底如何,余生是没有一个清晰的定位的,这样头脑一热就去参加这个替补考试,无疑是在打一场完全没有准备的战争,失败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

    余生没有通过替补考试,没能成为青檀学院的学生,对他来说也就只有一点点可惜,但是这对于徐雅人来说却是致命的。

    因为这等于说,徐雅人在耗费了一张入学邀请书的代价后,依然没能将他的人成功送进青檀学院里面,也就不能帮助他保护那个人了。

开元棋牌可以作弊吗     只见徐雅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无奈说道:“这已经是我想到的唯一方法了,我需要一个我信得过的人去帮我看着,你是我心目中最佳的人选了。要是你真的没能通过替补考试,那也只能怪我运气不好了。现在云梦泽手上也有一封和你手上一模一样的入学邀请书,到时候她会和你还有另外一个隶属黑暗竞技场的人一起去参加那个替补考试。”

    余生眼睛一亮,说道:“对啊,不是还有云梦泽吗?竟然她也要去参加替补考试,前辈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帮忙呢?她不是你的师侄吗,你开口,她应该会答应你的请求的。”

    “云梦泽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她只会听从她师父说的,对我一点尊敬的意思都没有,我不要她帮忙。”徐雅人气冲冲地说道。

    “而且,她到青檀学院的目的与我请求

    你的目的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想安排一个我信得过的人而已,如果你成功通过替补考试的话,到时候也是你做你的,她做她的,你们是单独行动的。”

    余生很惊讶,他没有想到,云梦泽竟然和自己是一样的,进去青檀学院里面也是去保护某个人。

    余生是徐雅人委托去的,那么,云梦泽很可能就是他师父,也就是黑暗竞技场的盟主委托的。

    “徐雅人和黑暗竞技场的盟主要极力保护的人,到底是谁?”余生心里想道。

    这个人的身份令余生对他产生了浓郁的好奇。

    “前辈,你还没有告诉我,我要保护的人,叫什么名字。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会令到不单单是前辈你,还有黑暗竞技场的盟主都要派人去保护他。”余生好奇地望着徐雅人。

    徐雅人想了想,说道:“你要保护的人名字叫卫叔卿,他是我一个恩人的儿子,我这个恩人,也是云梦泽师父他的恩人。要是当初我和盟主师兄没有遇上她,也就没有今天的我和黑暗竞技场盟主了。”

    余生说道:“原来前辈是为了报恩,恩人后人有难,当然要出手相助。”

    徐雅人沉默了一会儿,这才幽幽说道:“仅仅是为了报恩吗?可能不止这样吧,连我自己也不清楚。或许更多的是忏悔,弥补当时我的软弱无能,不能为她撑起一片天。”

    一旁静静听着的余生却从徐雅人的这两句话里面听出了一些东西,因为他感受到徐雅人身上正在散发着的懊悔气息。

    余生试探着问道:“前辈你的恩人是女的?”

    徐雅人没有对余生作出隐瞒,因为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他颔首点头,说道:“你没有猜错,我的这个恩人的确是个女的,一个很普通的农家女子,要不是因为救了我们,她本应该有属于她的平凡生活。她的儿子卫叔卿,也就是我要你保护的这个人,他是皇帝陛下遗留在外面的子嗣。”

    余生心中顿时涌起滔天海浪,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从徐雅人的口中听到皇室的丑闻。

    “前辈,那么说,皇帝与你恩人……”

    余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这样说,徐雅人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那是皇帝在错误的地点与错误的人发生错误的事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