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第五百零五章 一人当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白家非常清楚,有无言以及赵远以及说商潜菲在,以白家现在的能力,他们根本就没能力派出兵去把他们捉拿回来,可是他们居然盗走了自己辛辛苦苦收集而来的那些秘籍,这口气当然没办法咽下去。

    于是他们立刻派人飞鸽传书去了苏州,让潜伏在哪里密探开始怂恿那些门派开始对付铁血门!

    实际上,那些武林人士已经没了什么耐心,他们一方面小心翼翼想要收集情报,然而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收集到任何的可以证明铁血门藏了那些人的情报,毕竟他们的对手是柳芷晴,她可是做得滴水不漏,而这些江湖门派又不是探听情报出身,所以他们想要找到什么证据来,那简直就和大海捞针一样。

    那种感觉就好像明明知道对方有错在生,可是就是找不到的错在哪里!

    而且在梁滨两人的蛊惑之下,这些武林人士此刻就好像就吃了药一样,对于这铁血门越来越有些不满起来。

    虽说有这千机道长在从中调停,可是他们能约束的也仅仅只有武当和泰山而已,而其他那些门派以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蛊惑之下,可不会那么容易就听他们两人的话,本来既有了梁滨两人在哪里煽风点火,而白家潜伏在的人也开始推波助,终于,在赵远等人即将返回铁血门的时候,除了武当、泰山、少林以及离开华山之外,其余那些门派纷纷乘船度过太湖,抵达了铁血门的大门前!

    得知这总舵被围,靠得近的那些分舵齐齐开始准备派人前来!

    而处于风口浪尖的铁血门总舵,此刻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夫人,那些名门正派已经抵达了大门口!”

    武冈前来禀告道。

    “这些人,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了!”

    苍无霜脾气火爆一些,当下就怒道。

    柳芷晴笑道:“妹妹不必生气,可千万别动了胎气。”

    吴谨此刻也在柳芷晴的旁边,她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她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大的阵仗。

    柳芷晴看到她的表情,笑道:“吴妹妹也没必要担心,这种小场面,我还没把他放在眼里!”

    武冈此刻道:“要不要通知那些分舵火速派人前来增援?”

    柳芷晴道:“这些名门正派这点人马,还需要召集分舵人马?如此一来,这岂不是要让那些分舵小瞧我们?”

    说着,缓缓起身,道:“让门下弟子提高境界,本夫人亲自前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胆敢来我铁血门捣乱!”

    于是,带着一行人也就直接出了房门,来到了铁血门总舵门口,而此刻,铁血门弟子和那些名门正派正在哪里对峙!

    见柳芷晴出来,那些铁血门的弟子这才齐齐的让开了一条道来。

    走出人群,头微微一抬,有些居高临下的一般看着眼前这些武林中人,柳芷晴问道:“诸位大驾光临我铁血门,不知道所谓何事啊?”

    梁滨此刻站了出来,手里刀一指柳芷晴,大声道:“少在哪里装蒜,把人都交出来!否者的话,我等今天定要荡平你这铁血门!”

    柳芷晴嘴角微微一跳,道:“哟,好大的口气!荡平我铁血门?就凭你们?那么在场的诸位可得想清楚了,最好今天能把我铁血门杀个鸡犬不留,否者的话,几日之后,我铁血门二十多分舵上千人马,对于今天来荡平我铁血门的门派都会好生前去拜会!”

    在场那些前来的门派心里不由的一寒,他们此刻似乎才想起了整个问题,整个太湖地区现在可都是铁血门的势力范围,他们大大小小分舵已经超过了二十多个,每个分舵即便仅仅出动一百人,加起来那都是两千人,在场的那个门派能有两千人?那个门派又能抵抗两千人!

    梁滨冷哼一声,道:“你一个区区的铁血门,就可以和天下名门正派武林为敌?”

    柳芷晴道:“名门正派?不知道阁下是泰山还是武当,是华山还是少林,本夫人愚昧,不知道阁下是何门何派,居然可以代表天下武林发号施令,你还真当你自己是武林盟主?”

    说换件,柳芷晴轻蔑的眼神微微一瞟,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梁滨被气得不轻,怒道:“你小瞧人!”

    柳芷晴道:“不是我小瞧你,而且我觉得瞧得上你!”

开元棋牌可以作弊吗     现在柳芷晴也看得出了,这梁滨大概也就是那种在一旁煽风点火之人,于是干脆也就不理会,再次看向了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弟子,朗声问道:“诸位都来了,难道还没人敢说出目的?要是诸位能觉得自己可以承受得起我铁血门的报复,那么可以如这位所说,踏破我铁血门,对了,我不妨告诉诸位,除了铁血门而是二十分分舵只爱我,还有我柳家,另外我铁血门二夫人已经有了身孕,要是诸位在这里大吵大闹的话,让她动了胎气,或者他本人收到了任何一丝丝伤害,楚王府将如实禀告朝廷,围攻当朝郡主,哼……名门正派又如何?我倒想知道你们有几个脖子等着砍!”

    说着,目光一沉,看向在了那些名门正派的弟子,问道:“诸位可想清楚了?”

    简单的几句话,已经让这些名门正派的弟子一下子就动摇了,特别是他们领头的人,他们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找到了那些丢失的秘籍,然后等着这么多天,也没找到合适的理由,被梁滨如此蛊惑一下,见其他门派也答应了,这才急急忙忙的跟着一起过来,原本还以为能仗着人多让铁血门服软,那知道别人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原本说吃软不吃硬,现在才发现别人软硬都不吃!

    作为发起人梁滨这才发现了柳芷晴出乎意料的难以对付,可当着如此多人的面,他怎么能是示弱,左右看看,道:“大家都别听他的,他们和梵天教勾结,此等事情天理不容,即便是朝廷也不会姑息!”

    柳芷晴脸色一沉,道:“和梵天教勾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铁血门和梵天教勾结,少在哪里信口雌黄,而且我铁血门当初在这里西山之地立力敌梵天教的时候,你又躲在什么地方?和梵天教勾结?此等话你也说得出来!”

    梁滨道:“既然你们没和梵天教勾结,那么为什么窝藏那些梵天教的人?”

    柳芷晴再次问道:“你那知道眼睛看到我们窝藏了梵天教的人?证据呢?把证据拿出来瞧瞧!”

    梁滨哪里有什么证据,脸色变得有些不自然来,道:“这还需要证据,整个武林都知道!”

    柳芷晴冷哼一声,不屑道:“整个武林都知道,感情你这是铁了心耍无奈了是吧,那么其他诸位武林同道,要是你们能拿出任何证据证明我铁血门收留了梵天教,那么诸位想怎么搜就怎么搜,要是拿不出来,若是胆敢私闯我铁血门,你们无情,也休怪我铁血门无义,之前说所的话,诸位可别忘了!”

    之前所说的话那可是刚刚说过,在场的人怎么可能忘记?也就是相当于动别人一根汗毛,就要以本门派所有人的性命来陪葬一般!

    谁想到这些,这背上的冷汗都直流啊!

    于是,这些门之中绝大多数都已经心生怯意,他们可不想为了此把整个门派都搭上,于是也没人吱声。

    梁滨这一看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啊,在这样下去,好不容易集合起来的如此多人还没动手就被别人给吓跑了,这如何是好?于是立刻道:“少吓唬我们,那我先来试试你到底有多少斤两!”

    说着,手里刀一挥,直接就奔向了柳芷晴,江湖传言,这苍无霜功夫那是得到了真传,可是并没有说柳芷晴功夫了得。

    那天晚上可是被赵远狠狠道揍了一顿,这梁滨现在还是记恨在心。

    “谁敢动她?”

    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就好像平地突然起了一旱雷一样,震得在场的人顿时一阵气血翻腾,而那些武功稍微差点的,那些内力差点的,直接就晕了过去!

    而和他们几丈相隔的铁血门的弟子却没任何的影响。

    这梁滨手里的刀此刻也递不出去,要知道这吼声可是专门针对他的,顿时,他内腑就已经被震伤,从这口鼻之中都冒出了血来,整个人仿佛都僵住了一般,根本就没动弹丝毫。

    紧接着,一老者仿佛从天而降一般,稳稳的落在了柳芷晴的身边,柳芷晴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那便是虎王,见此一笑,道::“见过虎王前辈!”

    “虎王!”

    这个名字对于那些名门正派而言简直就是如雷贯耳,虽说他们早就知道虎王的确也住在这里铁血门,那知道如此快就见了。

    就凭刚才他露的这一手,在场的根本就没人是他的对手,他这种级别的人物,估计得要千机道长那种级别才能对付,可关键是这千机道长非常反对他们来到铁血门,因此这次并未前来。

    虎王微微点头,旋即看向了眼前这些名门正派,冷哼一声,道:“还自称名门正派,居然对付一个弱女子,老夫都替你们觉得羞耻,今天谁敢动她一根汗毛,老夫把他脑袋都扭下来!”

    说着,大步超前走出一步,喝道:“谁来?”

    眼前这些名门正派弟子此刻哪里敢上前,不由的齐齐的后退了两步,别的不说,光虎王那种气势,就看得他们胆战心惊,更何况他居然一吼就晕了不少人!功力之间的差距可不是靠人多就能弥补的。

    云鹤那可都是一致教唆梁滨的,在他眼里,梁滨就是那二愣子,自己在背后幕后指挥就行了,现在齐齐后退,梁滨却依旧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眼睛一转,站了出来,一拱手道:“虎王前辈,晚辈是龙虎山云鹤,此次前来我等也并不是找铁血门麻烦,而是江湖传闻,当初归顺梵天教的各大门派高手在苏州突然消失,而在苏州能做到这点可能也只有铁血门,因此晚辈等斗胆前来,只不过是希望铁血门给个解释而已!并无其他冒险之意!”

    说的时候他也卖了一个乖,要知道龙虎山很大,而龙虎山最大的道教门牌便是天师府,那可是可以和武当相抗衡的门派,而他上清观则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道观而已,因此他希望通过此让虎王等人看在天师府的面子上而已。

    不过虎王可不吃这一套,冷哼一声,道:“解释?凭什么给你们一个解释,我铁血门做事顶天立地,就你们觉得可能我铁血门就要给你们解释?可笑!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在场的诸位,那个有那个资格让我铁血门大夫人给你们解释?若是如此的话,这事情传出去,我铁血门威信何在?还有什么颜面见江湖同门?”

    换句话说,即便要听解释,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听的,更何况你们这些在门派之中或者说江湖之中根本就名不经传的小人物。

    云鹤没想到虎王居然如此强横,而且根本就不给你讲理的机会,道:“那虎王的意思是谁今日无论如何都不给我们一个解释了?”

    虎王反问道:“是又如何?怎么?你这是威胁老夫?”

    云鹤道:“晚辈不敢!”

    虎王道:“既然不敢那么还不快滚,之前看在大夫人的面子上,老夫和你们客气,要是再不走,休怪老夫动手赶人了!另外要听解释,把你们的掌门人都叫来,一群不知所谓的东西,居然想要我铁血门大夫人给你们解释,没睡醒就滚回去继续睡觉!”

    云鹤等人被气得不轻,眼前的虎王根本就没正眼瞧过他们,而且左一个东西又一个滚,把他们一个个骂得灰头土脸。

    然后别人实力在哪里,即便在场的人一起上,想要对付,也要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最主要的一点,这些人已经心生怯意,根本就没人打算上前。

    他吃那里此刻把虎王恨得咬牙切齿,却不敢上前一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