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第1435章 无边落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天空阴沉沉的,死一般的灰,令人无端的感到心绪沉闷。手机端

    厚重堆积的云层,就像是一座座的墓碑,压住了这个世界,也压盖在每个人的头顶。

    墓园,这个总是代表着悲伤的地方,纵然两侧蔓延开大片绿野,但这里的绿色仿佛也是死气沉沉的。好似与大自然本身被完全剥离。

    只有萧瑟的北风,流连在一排排冰冷的石碑上。风声寂寞地低语,唱着古老的歌谣,为这里沉眠的逝者悲哀。角落里几棵高大的树木,枝叶簌簌颤动,为这死寂氛围更添了几分凄清。

    望着四周层层叠叠的墓碑,一种压抑感扑面而来,沉重得几乎透不过气。

    有的坟墓颇为奢华,大理石制成的墓碑上,用金子刻着逝者的姓名。但更多的坟冢则显得十分朴素,甚至简陋,连一块石碑都没有,周围长满杂草的坟冢也是屡见不鲜。

    站在坟前,才真正感到生命的渺小。贵族也好,乞丐也好,终有一天会走向相同的归宿。这里,有你有我。

    生死交界之处,依稀还能听到亡魂的哀歌。墓地的尽头,仿佛与远方的灰色天空连成了一线。那天际的彼岸,或许就叫做天堂。

    一对母女在墓碑前伫立良久。虽然都只是穿着朴素的黑衣,但那十余年形成的高贵气质,却显示出她们的身份高人一等。

    半晌,两人一起蹲下身,将一大束鲜花放在墓碑前。那位母亲抬手轻抚着墓碑,喃喃低语,一滴滴泪水洒在枯黄的土地上。

    也不知是蹲得太久,还是失去亲人后的身心俱疲,再度起身时,那母亲却是踉跄了一下,险些便要栽倒。那女儿连忙抬手搀扶,嘴里还叮嘱着“小心一点”。

    “咳……人老了,不中用了……”那母亲苦笑着摆了摆手,“露娜,娘没事。娘还要为你,撑起我们这个家,说什么也不会让自己垮了的!”

    这一对母女,正是杨露娜和她的母亲。今天,她们是来送杨万弘最后一程的。

    盛元新工厂的大型离奇死亡案,不知上面是避讳着什么,一直是将新闻一压再压,向来以猎奇为生的八卦杂志上,都看不到什么报道。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白霖晚事件,其实又何尝不是有意在转移大众的视线?

    正因为这样,杨露娜母女作为死者之一的家属,拿到的也只是一点微乎其微的赔偿金。并且那些和她们交涉的官员,曾经严肃的警告过她们,拿着钱就安生过日子去,这起事件相当敏感,任何以此为由,企图闹事的人,都将会成为z府的敌人。

    一次死了这么多人,还有不少是商界有头有脸的人,而死者还会有亲人,照理说想完全按住声音是不可能的。杨露娜母女当初也在观望,她们不想做出头鸟,但也不想吃哑巴亏,所以她们在等待,如果有其他人抢先出头,并且闹出了气候,她们就要加入呐喊的队伍。

    然而,有段日子过去了,整个社会上,竟然真的就像平静的水面,没有激起一点浪花。各路媒体集体失声,盛元新工厂照常开业,现在大肆宣传的,都是什么两湖商会的微电影开拍。“粉饰太平”四个字,几乎就要写满了任何报纸的头版头条。

    看样子,官方不仅是口头警告,也的确是采用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方法,堵住了那些不听劝说之人的口。

    迫于情势,杨露娜母女也只能三缄其口。就连杨万弘的葬礼由于他已经不再是商场名人,愿意前来给他献一束花的人,也是少之又少。杨太太看在眼中,也只能唏嘘。谁让丈夫生前混的,就是这么一个再现实不过的圈子呢?

    “听说姝娴那孩子,是准备彻底退出时尚圈,回去接手她们家的公司了……现在专门请了好几个专业导师,在给她补习企业管理知识。这样也好,老黄他家也算后继有人……露娜,你呢?”

    问出这句话,杨太太也是一阵感慨。黄姝娴是可以回去当女老板,但她们家老杨……走的时候留下的除了债务,哪有能够让女儿接手的事业呢?

    公司破产后,她就在一家商场找了一家化妆品销售的工作。她这个曾经出手富绰,还有一帮仆人伺候的阔太太,现在不得不低声下气的,恳求那些往来的时尚女郎买下一支口红。

    不管有多么无法适应身份的颠倒,但她也只能逼着自己去适应。毕竟,这就是人生,每个人都只能自谋生路,没有人理会你活得有多么不容易。

    好在,凭着她以前“非名牌不买”的经验,对各个品牌的化妆品,她还是能介绍得有模有样。在这家店里,业绩也一直算是名列前茅。

    丈夫不愿意低下头去打工,他一心想借钱做大生意,想东山再起。杨太太不想打击丈夫的骄傲,所以她不再劝他,而是选择自己去赚钱,希望有一天,能为丈夫筹集到足够的本金。

    但是,丈夫却没能等到这一天……一想到这个,杨太太就泪流不止。早知道结果会是这样,她当初就是拖,也一定要把丈夫拖出家门啊!

    “露娜,你真的还要继续混圈吗?要不要……娘给你托托人,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如果不是无计可施,杨太太实在不希望女儿去做那种抛头露面的工作,“那个圈子是很乱的,听说经常有很多大老板,专门打你们这些年轻小姑娘的主意,你会受很多委屈的啊!……”

    “娘,你放心吧,我有分寸的。”杨露娜只是平静的拍了拍母亲的手,“现在还有什么工作,能比做明星来钱更快呢?而且,这是唯一重新进入上流社会的捷径了。”

    是啊,她必须留在这里……只有继续在圈内混下去,让自己越来越有名,她才有可能接触到那些真正的达官贵人,哪怕只是成为他们的玩物也罢……只有这样,她才能……报得了仇!

开元棋牌可以作弊吗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娘也不应该干涉你……”杨太太叹了口气,“要不,你还是去找一找容凰少爷,请他高抬贵手?不管当初你们两个孩子到底有什么过节,但他要出气也出过了,现在,又赔上了我们家老杨一条命,有天大的恩怨也该抵消了……如果他愿意帮帮你,也许我们母女,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或者……如果你不愿意找容凰少爷,也可以试试找他交往的那个女孩?你们以前,不还是一个年级的同学吗?让她去说说情,容凰少爷应该会给她面子的……”

    “不可能!”杨露娜脱口而出。见杨太太被她吓得略一瑟缩,也感到自己的语气过于严厉,咬了咬嘴唇,认真的扶住母亲的双肩。

    “我是不会去求他们的……我们母女,自己有手有脚,完全可以靠自己活下去,为什么要去向仇人乞求?当初如果不是他们,父亲也不会……就算他们现在出于歉意,假情假意的补偿我们一些又如何?就能抵消他对我们造成的伤害吗?!”

    “更何况……我和容凰现在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就算我低声下气的去求他,暂时让他心软,赏我一口饭吃……但那样一来,我们就只能永远依托在他的庇护之下!永远都不可能有真正的尊严!让仇人来当我们的救世主,你甘心吗……你甘心吗娘?”

    “所以……我一定要依靠自己站起来……!”杨露娜这样说着,声音格外坚定,目光也透着令人不敢鄙视的犀利,“站到和他相同的高度,然后,我一定要他为当初的行为,向我道歉!”

    女儿有这份志气,杨太太也不便多说。她转过视线,再次望望身旁的墓碑,转身时,忍不住掩住口唇,爆发出一阵咳嗽。

    老杨走后,她这具身体是越来越不中用,短短几天,好像就已经老了十来年。

    “娘,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想再陪陪爹。”杨露娜安抚的轻拍着母亲的背,轻声劝道。

    “那……好吧。”杨太太点点头,“你也好几天没睡觉了,要是你爹知道,肯定也不忍心看你这么折磨自己。往后,就是咱们娘俩相依为命了……别让娘太担心你……”

    杨太太离开后,杨露娜再次转身面对墓碑。她缓缓将脑后的帽子拉起,盖住了头顶。这时的她,就像是变了个人,片刻前那夹带哀伤的脆弱,已经全部褪去,无影无踪。一股凌厉的恨意,就像是冲天而起的刀锋般,让她整个人都是杀机四射。

    “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没有了……”她喃喃自语着,眼里的悲伤一闪而逝,很快凝聚成的,就是一种刻骨的仇恨。

    “易昕,这都是你害的……”她双拳收紧,骨骼清晰作响,“如果不是因为你……少爷不会报复我们全家,我家的公司不会破产,父亲不会自暴自弃,也不会因为病急乱投医,去相信盛总的鬼话,最后糊里糊涂的把命丢了……这都是因为你!全部都是你害的!!”

    “易昕,是你杀了我爹!如果没有你,我们家不会落到这个家破人亡的下场!!”

    “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我爹他现在躺在这里,你凭什么继续逍遥快乐的生活下去?你还可以结婚生子,还可以有很长的人生,可是我爹呢?他什么都没有了啊!是你造成了这一切……你是罪人……你该死!这条命是你欠我爹的!我一定要让你死!!”

    说来也奇怪,杨万弘的死,可以说涉及到一连串的人。但是现在,她没有那么恨当初亲手造成她家破产的容凰,没有那么恨设下这个鸿门宴的盛爵元,也没有恨那个出现在会场的神秘凶手……但是,她唯独就是恨极了易昕!恨那个貌似单纯柔弱,却造成了这场悲剧的人!她恨透她了……

    她要报复,她一定要报复!

    一身黑衣的她,独立于墓碑前,杀机纵横,就像是从地底爬出来的厉鬼索命。要是给其他经过的人看见了,恐怕真会吓得撒腿就跑。

    只有道旁的树木依然屹立。风声低旋,两侧不时传来枝叶的哗啦声,偶尔有几枚叶片飘落,就像是在唱着一首忧伤的小曲。

    不知过了多久,杨露娜才阴沉着脸走出墓园。

    途中,还接到了谢少琛的传讯。

    他一开口就是“你现在在哪?我没时间给你放丧假,马上给我回来工作!”

    如果是以前,听到他这样毫无人情味的话,杨露娜会很生气,但现在她却只是轻蔑的一笑,冷冷应道“不用你说,我现在正在赶回公司,要给我接的活准备好了么?”

    她意外的爽快,谢少琛倒是一怔“你这次怎么这么听话?”

    杨露娜冷笑一声,周身再次散发出一种强大无比的气势,好像她真的已经成为了天后级人物,高不可攀。

    “我当然会回来夺回属于我的一切!这个圈子当初是怎么把我赶出去的,我就要它再怎么把我请回来!你听好,以后有什么资源你就尽管给我接,还有什么酒局、饭局,我照单全收!你要我做的事,我会全部配合你,但你也必须不遗余力的把我捧红!我一定要登上演艺界的巅峰!”

    所有伤害过父亲,伤害过她们家的人,她都不会放过!所以,她需要地位,需要权势!易昕,就当做是她的第一块磨刀石……

    是啊,她不会再耍清高了。和她的仇恨相比,什么清白,什么名誉,她曾经苦苦执着的东西,在现在看来全是那么不值一提!

    那边谢少琛又惊又喜,连忙答应道“你早点想通不就好了么?我跟你说,凭你的条件,只要能多认识几个贵人,要翻红那是很容易的事!那咱们就说好了,你做天后,我做天后的经纪人,一言为定?”

    杨露娜唇角再次逸出一丝冷笑“一言为定。”

    踏出大门后,她回过头,打量着这片阴沉沉的墓园。

    “易昕,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下一个躺在这里的人!我发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